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国邮政 > 资讯汇总 >

【人文常识】竹林七贤之阮咸

2019-08-13 16:39:25

2019辽宁国企招聘备考QQ群汇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阮咸(生卒年不详),字仲容。陈留尉氏(今河南开封尉氏县)人。三国至西晋时期文学家、音乐家、官员。与嵇康、阮籍、山涛、向秀、刘伶、王戎并称“竹林七贤”。阮咸是阮籍之侄,建安七子之一的阮瑀之孙。与阮籍并称为“大小阮”。历官散骑侍郎,补始平太守,生平放浪不羁。阮咸也是著名的音乐家,精通音律,有一种古代琵琶即以“阮咸”为名。作有《三峡流泉》一曲。

阮咸是阮籍的侄儿,性情放达不受拘束,阮咸的趣闻也一抓一大把,比之阮籍丝毫不逊色。这个侄子在这方面比之阮籍可谓是青出于蓝。他很崇拜叔父阮籍,时常跟着叔父一块儿游山玩水。

轶事典故

阮咸曝裈

《晋书·阮咸传》中,就有一个“阮咸曝裈”的故事。说是阮家是个大家族,其中也有富有贫。于是一条大道的北面,就形成了高级住宅区,住的全是阮姓中的富人,而道南是棚户区,住的全是穷人。阮咸属于穷人这一类的,住在道南。每到七月七日晴的时候,就把家中的衣服拿出来晒。夏天阴雨比较多,而七月七日左右基本上雨季过去了,古人住的屋子一般不是楼房,也没有水泥地面,防潮性能很差,衣服如果不晾晒一下,会发霉的。所以“北阮”富人们纷纷晾晒衣服,一时间花团锦绣,粲然耀眼。这既是晒衣服,也是一种变相的比富大赛。就像有些同学会就如比富会一样,到聚会时也不免比一下谁的职位高,谁开的车档次高。 面对“北阮”那边的声势,“南阮”的穷人们都自惭形秽,不敢把自家的破衣服拿出来晒,而阮咸却不管那一套,拿了个竹竿,把自己的粗布破裤头子拿了一件挑了起来,也晒在路边。人们看了,纷纷惊怪,阮咸却不以为然地说:“未能免俗,聊复尔耳!(不能免俗,姑且这样吧)”说来阮咸所为,好生令人佩服。

与猪共饮

阮咸与猪共醉是这样一回事:阮咸自命为不守礼法的超脱人士,因此,他请族人喝酒,不耐烦用小杯小碗斟来斟去的,大家围在酒缸旁,有的随便用容器,有的直接用手掬起来便喝。魏晋时代,是没有现在这样的高床高椅的,一般是在地上铺一张席,跪坐在席上喝酒吃饭。

有位族人把头伸进酒缸里喝个痛快,其他人跟着效法。脸上、头发上,全沾满了酒,酒缸中也沾了不少人的污垢、头发、汗水,大伙也不以为忤,喝喝笑笑,手舞足蹈,快乐似神仙。

有一群猪过来了,“嗯,嗯”,猪也闻到了酒香,拖着笨重的身躯,蹒跚地爬了过来,靠近了酒缸。“砰”的一声,猪也学着阮咸,把脑袋浸入了酒缸,“呼噜”、“呼噜”大口地吸溜着。闻到阮咸盆里的酒味还挺香的(那时的酒,由于人们还不会蒸馏技术,度数都比较低,相当于啤酒的度数),于是就跑过去也“呱唧呱唧”地喝起来,而阮咸不知是醉得迷糊了还是怎么着,也不嫌猪臭,也不赶这些猪,就在猪中间挤过头去,把嘴伸到盆里,和猪共饮。众人大笑,传为奇谈。